搜索表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聚焦 > 国内国际进展

专题

细胞治疗速递 更多>>

  • 细胞治疗速递

    2016年12月(总第27期)

  • 细胞治疗速递

    2016年11月(总第26期)

癌症5年生存率增长420% !PD-1长期随访数据公布!

stdClass Object ( [vid] => 1787 [uid] => 1836 [title] => 癌症5年生存率增长420% !PD-1长期随访数据公布! [log] => [status] => 1 [comment] => 1 [promote] => 1 [sticky] => 1 [nid] => 1787 [type] => article [language] => zh-hans [created] => 1522831109 [changed] => 1523238090 [tnid] => 0 [translate] => 0 [revision_timestamp] => 1523238090 [revision_uid] => 1836 [body] => Array ( [und] => Array ( [0] => Array ( [value] =>

PD-1抑制剂在当今肿瘤界的地位,丝毫不亚于王菲之于乐坛。相对于传统的癌症治疗药物来说,虽然PD-1抑制剂依旧被新药看到,但是距离PD-1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已经过去9年了。

 

在2006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药MDX1106静悄悄的开始了第一个临床试验,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肿瘤治疗多出了一种治疗效果很好的药物:O药。

 

而在此后的2009年,O药(Opdivo)正式开始招募第一批临床试验患者,开始了真正的临床一期的研究,其研究结果最后于2012年刊登在世界顶级期刊《NEJM》上,风动全球。PD-1也就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登上大舞台,开始了癌症的征途。

 

那么,第一批接受PD-1药物治疗的人群,现在怎么样了呢?

 

这一最新的药物随访结果刊登在了最新发布的JCO杂志上,4个字概括研究结果:不负期望!

 

2009年1月到2012年2月,PD-1抗体O药的一期临床试验共计入组129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其他治疗失败),最后一次随访时间结束于2016年11月,研究结果着实令人瞩目:

 

5年平均生存率高达16%!使用标准剂量的患者5年生存率更是高达26%!

 

这是什么概念呢?

 

在免疫治疗出现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仅为5%,如果按照标准剂量来治疗,5年生存率将翻5倍以上!要是某个医生告诉你,一种药物可以提高患者5年生存率达5倍,肯定被认为是骗子,但是现在,PD-1做到了。

 

使用PD-1药物治疗的生存期分析

 

在本次研究中,患者服用的PD-1药物的剂量分别为1mg/kg、3mg/kg、10mg/kg,每2周进行一次治疗。结果发现:

 

 

肿瘤药物一般都是根据体重来进行药物的给药,按照成人的体重60kg来计算,3mg/kg和10mg/kg之间的差距是420mg,按照两周一次的给药,那么1个月则是840mg,目前O药的价格大概是100mg在2万左右,也就是说按照标准剂量来安排患者用药的话,几乎每个月可以帮患者省上10几万的费用,这对于中国的癌症患者来说很有临床指导意义(在此之前并未有详细的证据证明用药剂量在什么位置最合理)。

 

另一个让我们为之振奋的数据则是:PD-L1表达强阳性的患者,5年生存率为43%,这意味着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几乎有近一半的几率生存期超过5年!这是常规治疗不敢想象的治疗效果。

 

另外,在接受PD-1治疗的患者中,有22名癌症患者肿瘤明显缩小,12人接受治疗后效果长期维持,也就是说在接受完PD-1治疗之后,这12个人没有接受其他药物治疗,肿瘤也不会再长大扩散,达到临床治愈的目标。也就是说:响应PD-1疗法的患者,55%的患者可以达到长期生存的目标。

 

当然,在本篇文章中,也有很多其他有趣的发现:

 

比如,吸烟患者的PD-1治疗疗效更好。87.5%的长期生存患者都有过吸烟史——很奇怪,吸烟导致肺癌发病率升高,然后治疗过程中药物响应率更高,那么问题来了:吸烟导致的肺癌好治一点,不吸烟导致的肺癌难治一点,这可如何是好?

 

再比如,PD-1治疗并非需要一直用药,在16个长期生存的患者中,有近一半患者因为种种原因停止用药,但是癌症依旧未有进展,这表明PD-1确实存在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机制,可以刺激到我们的免疫系统,保持长期的疗效。当然坚持2年都接受治疗的患者生存期总体来说是优于只接受1年治疗的患者;

 

还有,PD-1治疗中,鳞癌、非鳞癌接受治疗效果差不多(16%VS15%);2位患者停药后复发,继续使用PD-1,结果还是可以起作用;即使肿瘤继续增大,但是使用药物依旧可以控制肿瘤发展(1位);肿瘤转移,继续用药,得到控制(1位);研究发现不良反应越大,生存期越长(历经磨难的感觉)。。。。。。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有无数值得我们挖掘的点,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份合格的PD-1治疗答卷。

 

第一批接受PD-1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数据统计:

 

 

  • 如今整体5年生存率达到了16%;

  • 标准剂量的患者(3mg/kg)5年生存率高达26%;

  • PD-L1高表达的患者,5年生存率43%;

  • 而响应PD-1疗效的患者,55%的病友可以达到长期生存,临床治愈!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而另一个好消息则是——在今天罗氏刚刚公布了其集团成员基因泰克(Genentech)的3期研究结果:3期研究IMpower150在中期分析中抵达了共同主要总生存期(OS)终点:证明用Tecentriq®(atezolizumab)联合Avastin®(bevacizumab)加化疗(卡铂和紫杉醇)一线治疗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同只用Avastin加化疗相比能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命,具体的临床数据将在即将召开的肿瘤大会上公布。这是目前公布的最新的关于PD-1联合药物治疗的结果,同样证明疗效显著超过已有的化疗药物。

 

而肿瘤免疫治疗不仅仅有PD-1疗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还有CAR-T疗法、液体活检技术(从血液中检测是否有癌症早发)等等,这一系列抗癌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带癌生存乃至于消灭癌症,并不是妄语。

 

最后,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生存期最久的1位已经有88.6个月,迈过了7年的门槛。

 

参考资料:1.Five-Year Follow-Up of Nivolumab in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CA209-003 Study, DOI: 10.1200/JCO.2017.77.0412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 published online before print March 23, 2018

2.Phase III IMpower150 Study Showed Genentech’s TECENTRIQ (Atezolizumab) and Avastin (Bevacizumab) Plus Carboplatin and Paclitaxel Helped People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Live Longer Compared to Avastin Plus Carboplatin and Paclitaxel
 
[summary] => [format] => filtered_html [safe_value] =>

PD-1抑制剂在当今肿瘤界的地位,丝毫不亚于王菲之于乐坛。相对于传统的癌症治疗药物来说,虽然PD-1抑制剂依旧被新药看到,但是距离PD-1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已经过去9年了。

 

在2006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药MDX1106静悄悄的开始了第一个临床试验,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肿瘤治疗多出了一种治疗效果很好的药物:O药。

 

而在此后的2009年,O药(Opdivo)正式开始招募第一批临床试验患者,开始了真正的临床一期的研究,其研究结果最后于2012年刊登在世界顶级期刊《NEJM》上,风动全球。PD-1也就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登上大舞台,开始了癌症的征途。

 

那么,第一批接受PD-1药物治疗的人群,现在怎么样了呢?

 

这一最新的药物随访结果刊登在了最新发布的JCO杂志上,4个字概括研究结果:不负期望!

 

2009年1月到2012年2月,PD-1抗体O药的一期临床试验共计入组129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其他治疗失败),最后一次随访时间结束于2016年11月,研究结果着实令人瞩目:

 

5年平均生存率高达16%!使用标准剂量的患者5年生存率更是高达26%!

 

这是什么概念呢?

 

在免疫治疗出现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仅为5%,如果按照标准剂量来治疗,5年生存率将翻5倍以上!要是某个医生告诉你,一种药物可以提高患者5年生存率达5倍,肯定被认为是骗子,但是现在,PD-1做到了。

 

使用PD-1药物治疗的生存期分析

 

在本次研究中,患者服用的PD-1药物的剂量分别为1mg/kg、3mg/kg、10mg/kg,每2周进行一次治疗。结果发现:

 

 

肿瘤药物一般都是根据体重来进行药物的给药,按照成人的体重60kg来计算,3mg/kg和10mg/kg之间的差距是420mg,按照两周一次的给药,那么1个月则是840mg,目前O药的价格大概是100mg在2万左右,也就是说按照标准剂量来安排患者用药的话,几乎每个月可以帮患者省上10几万的费用,这对于中国的癌症患者来说很有临床指导意义(在此之前并未有详细的证据证明用药剂量在什么位置最合理)。

 

另一个让我们为之振奋的数据则是:PD-L1表达强阳性的患者,5年生存率为43%,这意味着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几乎有近一半的几率生存期超过5年!这是常规治疗不敢想象的治疗效果。

 

另外,在接受PD-1治疗的患者中,有22名癌症患者肿瘤明显缩小,12人接受治疗后效果长期维持,也就是说在接受完PD-1治疗之后,这12个人没有接受其他药物治疗,肿瘤也不会再长大扩散,达到临床治愈的目标。也就是说:响应PD-1疗法的患者,55%的患者可以达到长期生存的目标。

 

当然,在本篇文章中,也有很多其他有趣的发现:

 

比如,吸烟患者的PD-1治疗疗效更好。87.5%的长期生存患者都有过吸烟史——很奇怪,吸烟导致肺癌发病率升高,然后治疗过程中药物响应率更高,那么问题来了:吸烟导致的肺癌好治一点,不吸烟导致的肺癌难治一点,这可如何是好?

 

再比如,PD-1治疗并非需要一直用药,在16个长期生存的患者中,有近一半患者因为种种原因停止用药,但是癌症依旧未有进展,这表明PD-1确实存在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机制,可以刺激到我们的免疫系统,保持长期的疗效。当然坚持2年都接受治疗的患者生存期总体来说是优于只接受1年治疗的患者;

 

还有,PD-1治疗中,鳞癌、非鳞癌接受治疗效果差不多(16%VS15%);2位患者停药后复发,继续使用PD-1,结果还是可以起作用;即使肿瘤继续增大,但是使用药物依旧可以控制肿瘤发展(1位);肿瘤转移,继续用药,得到控制(1位);研究发现不良反应越大,生存期越长(历经磨难的感觉)。。。。。。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有无数值得我们挖掘的点,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份合格的PD-1治疗答卷。

 

第一批接受PD-1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数据统计:

 

 

  • 如今整体5年生存率达到了16%;
  • 标准剂量的患者(3mg/kg)5年生存率高达26%;
  • PD-L1高表达的患者,5年生存率43%;
  • 而响应PD-1疗效的患者,55%的病友可以达到长期生存,临床治愈!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而另一个好消息则是——在今天罗氏刚刚公布了其集团成员基因泰克(Genentech)的3期研究结果:3期研究IMpower150在中期分析中抵达了共同主要总生存期(OS)终点:证明用Tecentriq®(atezolizumab)联合Avastin®(bevacizumab)加化疗(卡铂和紫杉醇)一线治疗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同只用Avastin加化疗相比能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命,具体的临床数据将在即将召开的肿瘤大会上公布。这是目前公布的最新的关于PD-1联合药物治疗的结果,同样证明疗效显著超过已有的化疗药物。

 

而肿瘤免疫治疗不仅仅有PD-1疗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还有CAR-T疗法、液体活检技术(从血液中检测是否有癌症早发)等等,这一系列抗癌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带癌生存乃至于消灭癌症,并不是妄语。

 

最后,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生存期最久的1位已经有88.6个月,迈过了7年的门槛。

 

参考资料:1.Five-Year Follow-Up of Nivolumab in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CA209-003 Study, DOI: 10.1200/JCO.2017.77.0412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 published online before print March 23, 2018
2.Phase III IMpower150 Study Showed Genentech’s TECENTRIQ (Atezolizumab) and Avastin (Bevacizumab) Plus Carboplatin and Paclitaxel Helped People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Live Longer Compared to Avastin Plus Carboplatin and Paclitaxel

 

[safe_summary] => ) ) ) [field_tags] => Array ( [und] => Array ( [0] => Array ( [tid] => 71 ) ) ) [field_image] => Array ( [und] => Array ( [0] => Array ( [fid] => 2588 [uid] => 1836 [filename] => _20180327100300.jpg [uri] => public://node/00/17/87/_20180327100300.jpg [filemime] => image/jpeg [filesize] => 18848 [status] => 1 [timestamp] => 1522831109 [origname] => 微信图片_20180327100300.jpg [rdf_mapping] => Array ( ) [alt] => [title] => [width] => 677 [height] => 348 ) [1] => Array ( [fid] => 2589 [uid] => 1836 [filename] => 1.png [uri] => public://node/00/17/87/1.png [filemime] => image/png [filesize] => 25401 [status] => 1 [timestamp] => 1522831109 [origname] => 图片1.png [rdf_mapping] => Array ( ) [alt] => [title] => [width] => 1554 [height] => 451 ) [2] => Array ( [fid] => 2590 [uid] => 1836 [filename] => 12.png [uri] => public://node/00/17/87/12.png [filemime] => image/png [filesize] => 37126 [status] => 1 [timestamp] => 1522831109 [origname] => 图片12.png [rdf_mapping] => Array ( ) [alt] => [title] => [width] => 1554 [height] => 566 ) [3] => Array ( [fid] => 2600 [uid] => 1836 [filename] => _20180409092235.png [uri] => public://node/00/17/87/_20180409092235.png [filemime] => image/png [filesize] => 357299 [status] => 1 [timestamp] => 1523238090 [origname] => 微信截图_20180409092235.png [rdf_mapping] => Array ( ) [alt] => [title] => [width] => 1302 [height] => 680 ) ) ) [field_titleimage] => Array ( [und] => Array ( [0] => Array ( [fid] => 2587 [uid] => 1836 [filename] => _20180327155048.png [uri] => public://node/00/17/87/_20180327155048.png [filemime] => image/png [filesize] => 24288 [status] => 1 [timestamp] => 1522831109 [origname] => 微信截图_20180327155048.png [rdf_mapping] => Array ( ) [alt] => [title] => [width] => 900 [height] => 500 ) ) ) [field_attach] => Array ( ) [field_display_index] => Array ( [und] => Array ( [0] => Array ( [value] => 0 ) ) ) [rdf_mapping] => Array ( [field_image]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og:image [1] => rdfs:seeAlso ) [type] => rel ) [field_tags]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dc:subject ) [type] => rel ) [rdftype] => Array ( [0] => sioc:Item [1] => foaf:Document ) [title]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dc:title ) ) [created]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dc:date [1] => dc:created ) [datatype] => xsd:dateTime [callback] => date_iso8601 ) [changed]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dc:modified ) [datatype] => xsd:dateTime [callback] => date_iso8601 ) [body]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content:encoded ) ) [uid]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sioc:has_creator ) [type] => rel ) [name]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foaf:name ) ) [comment_count]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sioc:num_replies ) [datatype] => xsd:integer ) [last_activity] => Array ( [predicates] => Array ( [0] => sioc:last_activity_date ) [datatype] => xsd:dateTime [callback] => date_iso8601 ) ) [cid] => 0 [last_comment_timestamp] => 1522831109 [last_comment_name] => [last_comment_uid] => 1836 [comment_count] => 0 [domains] => Array ( [4] => 4 ) [domain_site] => 1 [subdomains] => Array ( [0] => All affiliates [1] => 管理后台 ) [name] => wangpeng [picture] => 0 [data] => a:5:{s:16:"ckeditor_default";s:1:"t";s:20:"ckeditor_show_toggle";s:1:"t";s:14:"ckeditor_width";s:4:"100%";s:13:"ckeditor_lang";s:2:"en";s:18:"ckeditor_auto_lang";s:1:"t";} [entity_view_prepared] => 1 )

PD-1抑制剂在当今肿瘤界的地位,丝毫不亚于王菲之于乐坛。相对于传统的癌症治疗药物来说,虽然PD-1抑制剂依旧被新药看到,但是距离PD-1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已经过去9年了。

 

在2006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药MDX1106静悄悄的开始了第一个临床试验,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肿瘤治疗多出了一种治疗效果很好的药物:O药。

 

而在此后的2009年,O药(Opdivo)正式开始招募第一批临床试验患者,开始了真正的临床一期的研究,其研究结果最后于2012年刊登在世界顶级期刊《NEJM》上,风动全球。PD-1也就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登上大舞台,开始了癌症的征途。

 

那么,第一批接受PD-1药物治疗的人群,现在怎么样了呢?

 

这一最新的药物随访结果刊登在了最新发布的JCO杂志上,4个字概括研究结果:不负期望!

 

2009年1月到2012年2月,PD-1抗体O药的一期临床试验共计入组129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其他治疗失败),最后一次随访时间结束于2016年11月,研究结果着实令人瞩目:

 

5年平均生存率高达16%!使用标准剂量的患者5年生存率更是高达26%!

 

这是什么概念呢?

 

在免疫治疗出现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仅为5%,如果按照标准剂量来治疗,5年生存率将翻5倍以上!要是某个医生告诉你,一种药物可以提高患者5年生存率达5倍,肯定被认为是骗子,但是现在,PD-1做到了。

 

使用PD-1药物治疗的生存期分析

 

在本次研究中,患者服用的PD-1药物的剂量分别为1mg/kg、3mg/kg、10mg/kg,每2周进行一次治疗。结果发现:

 

 

肿瘤药物一般都是根据体重来进行药物的给药,按照成人的体重60kg来计算,3mg/kg和10mg/kg之间的差距是420mg,按照两周一次的给药,那么1个月则是840mg,目前O药的价格大概是100mg在2万左右,也就是说按照标准剂量来安排患者用药的话,几乎每个月可以帮患者省上10几万的费用,这对于中国的癌症患者来说很有临床指导意义(在此之前并未有详细的证据证明用药剂量在什么位置最合理)。

 

另一个让我们为之振奋的数据则是:PD-L1表达强阳性的患者,5年生存率为43%,这意味着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几乎有近一半的几率生存期超过5年!这是常规治疗不敢想象的治疗效果。

 

另外,在接受PD-1治疗的患者中,有22名癌症患者肿瘤明显缩小,12人接受治疗后效果长期维持,也就是说在接受完PD-1治疗之后,这12个人没有接受其他药物治疗,肿瘤也不会再长大扩散,达到临床治愈的目标。也就是说:响应PD-1疗法的患者,55%的患者可以达到长期生存的目标。

 

当然,在本篇文章中,也有很多其他有趣的发现:

 

比如,吸烟患者的PD-1治疗疗效更好。87.5%的长期生存患者都有过吸烟史——很奇怪,吸烟导致肺癌发病率升高,然后治疗过程中药物响应率更高,那么问题来了:吸烟导致的肺癌好治一点,不吸烟导致的肺癌难治一点,这可如何是好?

 

再比如,PD-1治疗并非需要一直用药,在16个长期生存的患者中,有近一半患者因为种种原因停止用药,但是癌症依旧未有进展,这表明PD-1确实存在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机制,可以刺激到我们的免疫系统,保持长期的疗效。当然坚持2年都接受治疗的患者生存期总体来说是优于只接受1年治疗的患者;

 

还有,PD-1治疗中,鳞癌、非鳞癌接受治疗效果差不多(16%VS15%);2位患者停药后复发,继续使用PD-1,结果还是可以起作用;即使肿瘤继续增大,但是使用药物依旧可以控制肿瘤发展(1位);肿瘤转移,继续用药,得到控制(1位);研究发现不良反应越大,生存期越长(历经磨难的感觉)。。。。。。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有无数值得我们挖掘的点,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份合格的PD-1治疗答卷。

 

第一批接受PD-1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数据统计:

 

 

  • 如今整体5年生存率达到了16%;
  • 标准剂量的患者(3mg/kg)5年生存率高达26%;
  • PD-L1高表达的患者,5年生存率43%;
  • 而响应PD-1疗效的患者,55%的病友可以达到长期生存,临床治愈!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而另一个好消息则是——在今天罗氏刚刚公布了其集团成员基因泰克(Genentech)的3期研究结果:3期研究IMpower150在中期分析中抵达了共同主要总生存期(OS)终点:证明用Tecentriq®(atezolizumab)联合Avastin®(bevacizumab)加化疗(卡铂和紫杉醇)一线治疗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同只用Avastin加化疗相比能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命,具体的临床数据将在即将召开的肿瘤大会上公布。这是目前公布的最新的关于PD-1联合药物治疗的结果,同样证明疗效显著超过已有的化疗药物。

 

而肿瘤免疫治疗不仅仅有PD-1疗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还有CAR-T疗法、液体活检技术(从血液中检测是否有癌症早发)等等,这一系列抗癌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带癌生存乃至于消灭癌症,并不是妄语。

 

最后,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生存期最久的1位已经有88.6个月,迈过了7年的门槛。

 

参考资料:1.Five-Year Follow-Up of Nivolumab in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CA209-003 Study, DOI: 10.1200/JCO.2017.77.0412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 published online before print March 23, 2018
2.Phase III IMpower150 Study Showed Genentech’s TECENTRIQ (Atezolizumab) and Avastin (Bevacizumab) Plus Carboplatin and Paclitaxel Helped People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Live Longer Compared to Avastin Plus Carboplatin and Paclitaxel